• 返回首页
  •   
    QQ登陆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文化游记 > 房车生活

疫情被困、眼睛弱视、换11个司机、被警察抓 66岁房车车友亚欧非自驾的九九八十一难

2020年4月9号,张静来坐上从摩洛哥飞往中国的飞机。两个月来焦灼的心仿佛才慢慢松弛下来。回想过去两个月在欧洲面临的疫情恐慌,张静来觉得恍若隔世。

虽然2019年他决定参加房车亚欧自驾时,就面临着诸多磨难,但他万万没想到,他历时一年的房车亚欧自驾会在疫情这么宏大叙事的背景下结束。

图片1.png

被司机“抛弃”在丹麦,寸步难行

房车亚欧自驾一直以来都是张静来的梦想,但一直阻碍他成行的不是房车、不是时间也不是路费,而是“自驾”。因为眼睛有点弱视,当时65岁的张静来不能考驾照。起初张静来觉得这个问题不难解决,只要花钱请个司机就可以。

而让他始料未及的是,“司机”成了他房车亚欧自驾路上的第一个磨难。

张静来带着爱人与做饭的阿姨在2019年4月底,跟着房车必发彩票软件官方下载开始了他的亚欧之旅。他并没有按原计划请个司机,而是接受了一个房车友的“主动请缨”。这位车友愿意为他们当司机,自己也正好完成亚欧房车自驾的梦想。

图片2.png

2019年5月初他们来到了满洲里口岸。因为一些事情耽搁,他们没能在5月初与房车自驾大部队一起离开,而是等到5月13号才独自出关。出关后,大部队已走远,他们只能“万里走单骑”。

出关后,张静来他们走过的最初几个国家很顺利。在俄罗斯行驶了一个月后,他们在6月10号进入了欧洲的拉脱维亚。随后经拉脱维亚、爱沙尼亚、芬兰、挪威,到了瑞典以及丹麦。

到了丹麦,就出问题了!车友司机说家中突然有事,需要立刻回国。听到这个消息,张静来整个人都懵了!但是没有办法,张静来还是将其送到了哥本哈根机场。对于这位司机将他们不远万里,从中国带到遥远的丹麦,张静来夫妇一直心存感激。但司机的“出走”,却让张静来陷入了“有车无司机”的窘境:守着大大的一辆房车却寸步难行!

图片3.png

为”自我救赎“,直接”交涉“法国大使馆

出国前,张静来其实选了一个司机,一个26岁的小伙子,但给司机办签证不太顺利,就没让他来。张静来揣测,当时大使馆不给司机签证,估计担心司机太年轻,有“移民”的意图。出了“没司机”的紧急状况后,张静来让家人再次申请,结果第二次又被拒绝了!

张静来更懵了!如果没有司机,他滞留欧洲,签证到期的话就麻烦了。张静来是四川人。四川只有法国大使馆,所以他决定去中国驻法大使馆碰碰运气。

怎么从丹麦的哥本哈根到法国巴黎呢?对张静来说又是好大一个难题!张静来当时想各种办法,他用翻译机与营地的人多方交流、打听与求助,最终在丹麦遇到了他的第二个司机,一个叫西蒙的丹麦人。他正好要到德国汉堡办事,可以顺便将他们带到了德国。

西蒙是个周到的外国人,张静来觉得他是国外的“活雷锋”。将他们送到德国汉堡的一个营地后,西蒙又专门拜托了营地老板,让老板帮他们再找个司机。

像接力棒一样,张静来又幸运地遇到了第3个司机,将他们带到了法国巴黎。

到了中国驻法国大使馆,张静来向工作人员说明情况,说一对年过60的夫妇,因不会开车“滞留”在国外,实在需要一名司机,否则寸步难行。工作人员对他们的情况表示同情,就帮助他们联系了法国大使馆。法国大使馆让张静来所在的营地拍照提供了证明后,竟然同意了张静来司机的签证。

亚欧非自驾,张静来共找了11个司机

司机签证的事情解决了,但是张静来算了算这件事情前前后后耽误了40天。欧洲签证总共3个月,他已经用去了2个多月,他必须立刻赶到英国。因为他们在英国的签证时间很宽裕,90天两年内可多次往返。 

怎么去英国呢?张静来的房车亚欧自驾囧途,就是需要上帝不断给他恩赐司机。

这时他在营地偶遇了同样来欧洲自驾的孟泽铭夫妇。张静来向他们求助。一开始这对夫妇是犹豫的,因为他们开的是拖挂车,从没开过张静来这种这么硕大的车。考虑了一夜,孟泽明还是答应了。

孟泽明开张静来的车,孟泽明的爱人开他们自己的拖挂,战战兢兢帮他们将车开到了法国的加来港口。通过该港口,张静来他们顺利到了英国。对于孟泽明夫妇无私的帮助,张静来一直铭记在心,深表感激。

图片4.png

在英国,张静来接到司机。有了司机,张静来他们就从容多了,他们将英国游览了个遍,随后又游览了荷兰、德国、匈牙利以及罗马尼亚等国家。这段时间张静来他们玩得很愉快,但这个司机也并未陪伴他们到旅程结束。原因是这位司机女朋友的爷爷病重。

张静来又接着找司机,后来的司机又出现各种的情况,都不能陪伴他始终。所以他一路更迭司机,等他11月13号欧洲签证到期,必须到非洲的摩洛哥时,他一路已经用了9个司机。加上在摩洛哥的2个司机,他整个亚欧非自驾总共用了11个司机。

回望这段旅程,虽然寻找司机令人心力交瘁,但张静来也觉得自己是幸运的,他特别感谢这11位司机,正是因为他们不舍昼夜的驾驶,张静来才能行驶4万里程,完成了历经30多个欧亚非国家的旅行。

在欧洲疫情风暴中心打了个正面狙击战

11月份到摩洛哥后,他原本的计划是在摩洛哥玩3个月,再去葡萄牙、西班牙玩1个月,再开房车回国,但却在欧洲遭遇了与疫情的正面狙击战。

1月底,国内疫情爆发,武汉封城时,张静来正在游摩洛哥,一边为国内人民捏一把汗,一边思忖自己的归国计划。他的计划仍然是将房车开回去,穿过欧洲,5月份从土耳其经过中亚回去。但当时他并不着急回去。

因为之前没有游览葡萄牙和西班牙,所以2月10号张静来来到了葡萄牙,并对它进行了细细的游览。在开始游览西班牙时,新冠肺炎便开始在全球蔓延了,先是日本、韩国被报道出现新冠病例,后伊朗、意大利也连续爆发。

3月份,张静来退回到了摩洛哥,考虑到摩洛哥的病例还不多。他待在摩洛哥一个营地里每天关注着欧洲疫情的状况,眼看着意大利、法国、德国等欧洲国家病例数量的飙升,张静来知道整个欧洲疫情的爆发将在所难免,而他自己正处于这场风暴的中心。

回去的路全被”堵死“,上了高速就被警察抓了

整个3月份,张静来都在订回国的机票,他已经放弃了开房车回国的方法。不是他不想,而是他回去的所有的路都被堵死了。开房车回国他原本可以沿原路经俄罗斯满洲里回国,也可以走中亚通过阿塞拜疆回国。

但是,3月初俄罗斯关闭了满洲里口岸。同时,哈萨克斯坦也宣布不让中国人进入。中亚的吉尔吉斯斯坦、土库曼斯坦同样下了封城令。回去的两条路线都被阻断。

形势越来越严峻!不能开房车回去,张静来只能一遍一遍地订飞机票。但是,另他恐慌的是他费力订到的票,都被一张一张地被退回了。同时,摩洛哥国王也下了封城的命令,并封闭了所有航空,所有的出海港口。

图片5.png

张静来想各种办法离开摩洛哥,后来他发现飞去法国和阿尔及利亚的航班还未取消,他决定坐飞机先到法国,然后再转机回国。他当时觉得这是他最后的机会了。谁知他根本没到机场,出了营地一到高速就被警察抓了。原因是国王已经下了封城的命令。出行必须有通行证。

被困在警察局不能出去,张静来只能联系大使馆。大使馆工作人员把他们领出来了,警察局还要求他们去测核酸。但是到了检查点,医生却问:“你们咳嗽吗?发烧吗?胸闷吗?”借助翻译器,张静来回复他们,这些状况都没有。结果医生拒绝给他们检测,说不能浪费医疗资源。

后来警察又找到他们,说要带他们回去,本来张静来他们想在医院的院子里休息一下,但是警察说他们专门为张静来他们通了路,当时要是不跟他们回去,第二天道路封了,他们就回不去营地了。

当天晚上12点,张静来回到营地门口的。因为是晚上,营地的大门被铁链锁着。借着月光,张静来往营地里望了一眼。他大吃一惊:他们才离开营地一个星期,营地已经面目全非。之前车辆满满的营地,现在空荡荡的,里面的人和车都离开了,只看到暗夜里的凉风吹着落寞的树枝。当时,张静来的心也跟着空落起来,连日想办法回国,均无果。张静来觉得自己好像被遗弃在了时间的荒野里。

800华人欲归国,包机回去机票或3万

在营地外住了一宿,第二天营地主开了门,他们住进营地继续想办法。因为他们联系了大使馆,大使馆的工作人员将他们的信息一一进行了登记,包括护照号、地址之类的。大使馆还为每个人安排了志愿者,如果有什么困难可以找他们。

联系上了大使馆,张静来的心稍稍安定了一些。但是当他被拉进了摩洛哥要回国的华人微信群里时,他才发现要回国的华人有800人之多。这里面包含了在摩洛哥开工厂、开饭馆的华人,还包括了普通打工一族以及旅游人士,像张静来一样。

看到那么多华人要归国,张静来又开始担心了。那么多人回国,国家会不会把他们都拉回去呢?如果都拉回去,中国会有输入性病例暴增的危险啊!

紧要关头感冒了,张静来觉得自己被感染了!

就这样担心着到了4月份,张静来安全回国的希望越来越渺茫。就在这时,他突然感冒了。他觉得他一定是感染了,想到这一点他全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。无论怎么样都要先吃药。他拿着国内医生朋友给开的药方去买药,西药买回了一些,但是中药完全买不到。但是据说中药对本次疫情的疗效更明显,怎么弄到中药?国内的中医朋友给他的建议是:使用最古老的方法,去采药。

图片6.png

张静来的中医朋友,给他发了一个找中药紫花、蒲公英、金银花、朱槿花以及非洲菊花的视频。这些中药具有清热利水、解毒消肿的功效,学中医的朋友判定这种中药对张静来的症状有效。张静来按视频指示的去找,还真的找到了。煮这种草药喝了几次,张静来的病还真的好了。

张静来上了归国飞机,发现机票竟免费

自己的症状减轻后,张静来还听到了一个好消息。有人告诉他大使馆要包机带他们回去,并把他们都拉进了一个微信群。刚被拉进去的时候,大家揣测这个机票可能要3万块,因为平时的机票在1万人民币左右。在非常时期,他们想票价应该会翻倍。这样揣测着,很多人竟然退群了,张静来想他们可能担心票价贵。

4月9号,张静来登上飞机,却被告知飞机票不收费。起初他很惊讶,但后来他相通了:大使馆隐瞒“免费”的信息,其实是用心良苦,要不然回去的人会太多,登机场面可能难以控制。

大使馆还规定了登机原则:妇女儿童与65岁以上老人先登机。张静来今年66岁,所以排在了前面。

他们乘坐的飞机是一辆波音787,荷载人数为300人,但最终登上飞机的不到200人。大使馆不安排飞机上那么多人,是担心互相感染。不到200人,乘客就可以隔着座位坐。

在登飞机之前,大使馆还让每个人签了一个合同。合同的内容主要让归国人员保证自己没有发烧、咳嗽等症状。并且保证自己没有吃退烧药,否则要受到法律的制裁。

总之,能坐上飞机回国,张静来心中舒了一口长长的气。他心里对祖国存在着万分感激,也非常感激摩洛哥大使馆的安排。

飞机飞抵广州后,所有下机的人员都要进行核酸检测。几个小时后出结果,几个香港人与一名23岁的小伙子被查出了无症状感染。除去这几个人被送去医院外,其他人在广州就地隔离了。

至此,张静来算结束了他的房车亚欧自驾旅程。他坐飞机回来之前,他也将自己的房车通过海运托运了回来。

磨难重重的亚欧非自驾路,张静来说不后悔

笔者对张静来采访时,他正在隔离。对于整个房车亚欧自驾过程以及疫情被困的经历,他感慨万千。但是,他不后悔2019年选择踏上房车亚欧自驾的路,虽然一路波折,磨难颇多,但是他觉得路上动人的景色,这些曲折的经历都丰富了他的人生,厚重了他的灵魂。

图片7.png

除了这些曲折,张静来一路经历的美好,也动人心魄。他记得西班牙塔尔法亚被海水日夜腐经历沧桑的宫殿,记得摸宫殿里被时间海水冲刷过的石头时心里的平静;他记得在非洲遇到的骑行者。那个小伙子绕着非洲整个的海岸线走了一圈,也走过亚欧自驾路线,还去过中国的北京、上海、苏州等。张静来很喜欢遇到拥有在世间自由游走灵魂的旅行者,让他欣慰的是,他自己也拥有着这种灵魂。他还记得开着历经过38个春秋奔驰的德国老人。

图片8.png

在摩洛哥他还找到了三毛笔下“一边是沙漠,一边是海洋”的奇特美景以及当地渔民出海后用渔网拉出来“盆满钵满”海货的满足。他记得摩洛哥被称为”地狱海鲜“佛手螺“鲜嫩的肉质。

图片9.png

他记得拥有万种风情与刻骨爱情的卡萨布兰卡;他记得斯洛文尼亚”皮卡“小镇里嫣红的屋顶;他记得克罗地亚狭长的海湾,以及街上如精灵般的各色猫咪。

并且,尽管全球经历了疫情的创伤,张静来想苦难终究过去,世界必将重回平静和美好,就像他在塞尔维亚的乌日策看到的木头城一样。那是当地导演为拍电影《生活是奇迹》而布下的乌托邦一般的木头城

图片10.png

文章标签:
加入买房车
讨论群

1.微信扫描二维码添加好友
2.发送下方对话,进入群聊

"买房车"